有朋友说,限行确属必要,但从公共利益层面讲,比限行更重要的是“限”住任性而为的权力。可惜的是,现在很多掌握权力的人压根儿就意识不到依法行政的价值,常常任性而为,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,甚少考虑决策行为是否契合法律的要求、是否有规可循。长此以往,公众如何指望城市的治理越来越好?【详细】
老刘是记者之前报道过城北一批发市场专门卖白酒的,他之前最惨的时候,几天也卖不了一瓶茅台,后来不得已开始批发饮料和方便面,“你要是问我为啥茅台能涨起来,我觉得是之前降得太多了,之前最猛的时候一瓶小两千呢,降得最厉害的时候五六百一瓶,这不慢慢涨上来了吗?另外现在这个价格老百姓也喝得起,逢年过节的自家喝还倍有面子。”【详细】